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工作动态 > 寿宁要闻

福建寿宁下党村“私人订制”脱贫路上的华丽变身

来源: 八闽新闻华广网   来源:寿宁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发布时间: 2018年01月23日   浏览量:{{ pvCount }}    【字体:

  

 2018-01-21 15:41

  
  

  如今,下党村已经成了一个山青水秀、百姓富足的美丽乡村。(孟斌 摄)

  华广网1月17日讯 题:福建寿宁下党村“私人订制”脱贫路上的华丽变身

  记者 孟斌

  从寿宁县城出发,在蜿蜒崎岖的山间窄路上颠簸了近两个小时,终于来到了下党村。站在村口的廊桥上,我们看到下党村坐落在两山之间狭长的平地,一条清澈的小河穿村而过,水泥马路两旁的路灯上挂着火红的灯笼,依山而建的民房依然保留着很有特色的土屋结构,孩子们在村里欢快地嬉笑打闹。顺着山势环顾四周,山上的茶园一片郁郁葱葱,果园里的脐橙树上还挂着零星的金黄,还有正在辛勤劳作的身影。不远处的山脚下,村民正在忙着盖房,干得热火朝天。

  这是一副“生态和谐、百姓富美”的美丽画卷,很难将这世外桃源般的景象与“无公路、无自来水、无电灯照明、无财政收入、无政府办公场所”的“五无乡镇”联系在一起。短短的几年时间,下党村实现了从寿宁“西伯利亚”到脱贫致富的华丽变身,这要从福建省委组织部下派驻村干部曾守福为下党村“私人订制”精准扶贫道路的故事说起。

  福建寿宁县位于闽浙交界,而下党村则是寿宁最边远的山村,村民前往周围乡镇都得翻山越岭步行10多公里,长年过着肩挑背驮的生活。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建工作期间曾三赴下党村现场调研,他曾用“异常艰苦、异常难忘”来形容当年下党之行。2014年3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河南兰考调研时,回忆了当时到下党村的情形:“当时,宁德有4个镇没有通路,我去了3 个,后来因调离了,有1个没去成。有个下党乡,我去时真是披荆斩棘、跋山涉水,乡党委书记拿着柴刀在前面砍杂草。他说这条路还稍微近点,顺着河边穿过去。”可见,下党村的交通状况之差,村民们的收入之低、生活之艰苦。

  2014年7月1日,曾守福第一次来到下党村,他对当时的印象也记忆犹新。这里“山高路陡,交通不便,路况太差了”,他告诉记者,“坐在车上,一不小心头就撞到了车顶。”

  曾守福长期在省委机关大院里爬格子写材料,对村级基层的工作开始并不熟悉,初来乍到下党村任村官,要带领村民们发展经济摆脱贫困,又要留住下党村的青山绿水,这是一个大大的挑战。他说,“那时候真是压力大,就怕做不好”,白天调研村里的情况,晚上思考发展对策,“整宿整宿睡不着觉。”

 

  下党村夜色迷人。

  观念陈旧束缚发展,致富先从思想脱贫开始 

  火车跑得快还靠车头带。下党村与外界交通不畅,村民们思想闭塞,人心涣散,面临着村里没人干事的现状。下党村要想脱贫致富,打造一个坚强的村支部带领村民转变思想是当务之急。

  曾守福上任伊始,逐个找村干部谈心、讲政策、听建议、聊发展,组织党员干部学习中央关于脱贫攻坚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凝聚村民的发展共识;与村两委班子探索推行“村务阳光管理”机制,凡是涉及农民群众切身利益的事情,通过“四议两公开”的方式由村民讨论决定,让各项工作在阳光下操作,密切干群关系,凝聚村民的人心;开展“我是排头兵”、“联动扶贫”等活动,成立茶叶生产技术党小组、农家乐和民宿服务党小组等各类产业党小组,采取专家授课、农村远程教育、外出参观考察等方式提高村干部致富带创能力。

  在曾守福的动员下,2014年在外地经营餐饮业的年轻党员王培陆续叫回6名外出的年轻人,成立了下党星农山羊养植合作社,带领20余户贫困户在下党水库周边租了一块山地,投资100多万元办起了养殖场。看到景观树下长满了杂草,村里的党员会自发起来义务拔草,养护乡村景观,村里的妇女们成立了巾帼家园清洁义务服务队,经常帮扶照顾村中孤寡老人和维护村公共场所卫生,维持村容村貌的整洁干净。

  这些小事与之前的民风习俗形成鲜明对比,村民们的思想正在转变,爱村、建村的思路也被打开了。

 

  下党村一角。(孟斌 摄)

  撸起袖子加油干,创新精准扶贫新模式 

  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熟悉,曾守福根据下党村山多、茶叶资源丰富的实际情况,因地制宜,带领村两委确定了“创新发展、共建共享”的理念,形成了“以村党组织为核心,抓住茶叶和乡村旅游两个主产业,推动村财和村民增收、推动互联网思维在乡村传播实践、推动美丽乡村建设的致富思路”,打造扶贫定制品牌“下乡的味道”,下党村从此走上了党建富民强村的快车道。

  曾守福说,2015年1月开始,他们策划实施了中国第一个可视化扶贫定制茶园项目,在茶厂安装了8个探头,在茶山上架设26个探头,开发可视化预订系统和农产品可追溯系统。在这个项目中,下党村首创了以“卖茶园”替代“卖茶叶”的“定制扶贫”模式,推出600亩扶贫定制茶园,向全国招募爱心茶园主,以一年一亩2万元的价格买下茶园,合同定期5年。茶园主将茶园的生产交给合作社,每年收获固定回报,并可以通过APP客户端可以随时点击查看茶园种植管理和茶叶生产加工状态,让消费者真正喝上放心茶。

  “茶园卖出去了,茶叶也跟着卖出去了。”曾守福说,通过该项目,每斤茶青从原来的年均价2.4元增加到了10元左右,实现茶农收入翻番,达到每亩6000元,村财收入逾20万元,实现了零的突破。定制扶贫合作模式,企业得到了优质的产品,村民也依靠自己的劳动实现了脱贫致富,收获了尊严。

 

  下党村采用茶叶品牌与乡村旅游相结合的脱贫新道路,图为村民经营的茶馆。(孟斌 摄)

  “互联网+”助推品牌脱贫,致富路子越走越宽 

  下党村地处深山,虽然目前进村道路已有所改善,但是从寿宁县城驱车前往下党仍需经过近2小时的山路。“下乡的味道”品牌建立起来了,可是如何推广让市场接受是个难题。

  为此,曾守福不仅利用各类展销会和活动推介“下乡的味道”品牌,同时还积极推动“互联网+TV”党媒精准扶贫模式,与福建广电网络集团联合拍摄宣传片和平面广告,全方位宣传、强化品牌形象,促进品牌化发展道路;利用福建广电网络集团的电视云商城、微商城和遍布全省各地营业厅1300多万固定用户等渠道,在淘宝、京东等专业平台上搭建起公信力强、操作方便、流程清晰的线上销售网;建立微信等新媒体销售模式,引入南开大学的“农梦成真”等专业互联网营销团队加盟,今年启动第一期微信营销,短短两天时间销售“下乡的味道”茶叶5000斤。通过品牌扶贫,2016年销售“下乡的味道”生态农产品800多万元,2017年预计互联网线上销售额度将突破500万元。

  在此带动下,下党村的信息化建设也跃居全省一流村水平,全村开通了免费WIFI、看护宝、LED党员远程教育广场、微电影院、线上党务村务公开等信息化应用,村民的生活与大城市接轨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山高路远的偏僻小山村了。

  曾守福说,利用“互联网+”平台,下党村实现了茶叶管理加工与全程视频监控相结合、生态农副产品现期货线上销售与农超对接相结合、“下乡的味道”品牌打造与摆脱贫困相结合。

 

  下党村民经营的乡村饭店。(孟斌 摄)

  金融扶贫打通脱贫瓶颈,放飞致富新梦想 

  资金投入是脱贫致富的关键环节。没钱一直是困扰下党村民发展生产,改善生活条件,摆脱贫困的难题。曾守福说,村里有32户建档立卡贫困户除5户是因病返贫外,1户残疾没有多少劳动能力,剩余的26户都是因为缺乏资金和技术服务而无法脱贫。

  曾守福曾经提出“村社合作经营”,合作社成员以自愿参与、按股分红的方式参与经营。但是,一开始村民们对他并不信任,也不愿加入合作社。为了加强村民的了解,村两委班子探索推行“村务阳光管理”机制,密切干群关系。同时,成立茶叶生产技术党小组、农家乐和民宿服务党小组等各类产业党小组,鼓励党员创业,起到先锋模范带头作用,带动村民的参与。

  此外,积极争取省人行、省农行和省信用联社的支持,为贫困户量身打造集储蓄、结算、授信等功能一体的精准扶贫卡,打造支持贫困户发展生产的产供销一体化平台,实现资金链、生产链和销售链“三链”的配套整合。首批20张5万元额度的精准扶贫卡已于2016年10月11日发放到位。

  现年51岁的村民王明江,因大儿子患上肌肉萎缩症,家里因病返贫,负债十几万元。2015年起,王明江一家加入合作社,目前家里人均收入达到了1.5万元,远超全乡9400元的人均收入,实现全家脱贫目标。

  此外,在曾守福的倡议下,下党村在2016年采取“企业进村、老板入户、结对帮扶,贫富互助”的方式,引导深圳福建商会分5年出资200万元定制村里的有机茶园,鼓励发动各地商会会员企业和副会长单位、爱心茶园主捐资帮助村里因病返贫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和困难家庭学生,达到富洗贫者脑、贫洗富者心的良好社会效益。

  [编辑:孟斌 责任编辑:黄影]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